基层文艺

热门活动

当前位置:
返回>>

蚕沙口妈祖庙赋

发布时间:2019-03-27 点击量:40次

蚕沙口妈祖庙赋      

文/张丽英

【序 蚕沙口,乃古代海运必经之码头。天然避风之港湾。元治元年,世祖下诏而疏浚滦河,大开海运,于是各路商贾驶舟而北旋。妈祖,相传为福建湄洲之人,自幼而聪颖,水性不凡。扶危济困,护海助航,乃被奉为仙。漕运呵护,屡救海船。沿海地域,均建庙宇以祭焉。】


元朝始建,壮观巍峨。南滨渤海,西邻泝河。揽烟波之浩渺。观芳甸之娜婀。历史悠长,见识各朝之兴败;人文荟萃,引来墨客之放歌。外形之宏伟,底蕴夥多。舳舻密布,渔户星罗。贸易往来,海港千帆其并发;文明交汇,庙宇百年而至和。秀丽楼台,海中奇佳之影绰;多姿杨柳,枝头悦耳之鸟哦 。


观夫庙宇壮观,结构奇巧。戏楼相对, 鱼骨为梁;民众虔诚,天妃含笑。坐落泝河之滨,环境幽然;倚居鱼米之乡,风光天造。高檐釉之彩漆,秀阁藏之珍宝。庇佑渔家之安,浑然灵气之兆。


于是古今墨客,历代文人,尽纸张之渲染,穷笔墨以华文。激扬风采,纷呈墨宝;引经据典,屡赋佳文。地因诗而得势,诗因地而韵神。厚德而仰坤元,寰中之光日月;资生而扶泰运,海上以佑黎民。千古留之联句,颂吟共于红尘。


至若三月二十三,天妃诞日。磨踵擦肩,万千游客。黎民信仰,青烟古刹而燃香;票友痴迷,紫气戏楼而鼓瑟。神龟昂首,斩毙龙妖;四海升平,安定家国。


闻夫烟波浩淼,粉黛含羞。犹临蓬莱之仙境,似观海市之蜃楼。春雨慢飘,神话于小城上演;微风轻拂,浪漫于海滨荡悠。纵观各种之神异,游人拱手之垂眸。遥看海上,赏浪花之成串;远眺白帆,涌豪气之难休。楼海朦胧于一色,激情融会于轻舟。


然则四旧被除,今朝重建。寻旧址以奠基,仿原型于旧版。文物恢复,民心之所求;信仰重回,旅游之发展。新貌如斯,风格重现。千古乃之盛名,九州为之璀璨。


正逢霞光初照,新阁沐辉。从来胜景,天命绝题。四海画家,赖亲临以描绘;神州众秀,凭望远以会诗。凝圣像而携来灵气,眺古观而撷取新词。雾色蒙蒙,细雨洒飘于檐顶;斜阳浅浅,春风横扫于楼台。不知身置于何处,只缘心浪于昔时。


可谓魅力禹甸,和谐盛世。灵光赋于名楼,精彩浓于精髓。游人络绎,皆因仰慕而来;庙宇生辉,正是盛名所至。秋冬雾之朦胧,春夏风之香翠。岁岁揽招天下之友人,时时显示古庙之神秘!


吾之家乡毗邻芳甸, 常仰妈祖庙之盛名。为之生情,欣然做赋;因其心动,提笔难收。任情思而驰骋,凭拙笔以畅游 。